几多幽梦照影来

2017-09-20 23:14

  “少年读书,如隙中窥月;中年读书,如庭中望月;老年读书,如台上玩月。皆以阅历之浅深,为所得之浅深耳。”短短几句,点明了人生各个阶段读书的不同收获,并指出了个人生活阅历对于读书的重要性;“能读无字之书,方可得惊人妙句;善读书者,无之而非书:山水亦书也,棋酒亦书也,花月亦书也。”作者在这里强调读书不可拘泥于形式,山川风物都是书,都能让人有所收获。“读经宜冬,其神专也;读史宜夏,其时久也;读诸子宜秋,其致别也;读诸集宜春,其机畅也。”把所读之书与四时风物联系在一起,是作者对于各种书籍的独特体验。

  “花不可以无蝶,山不可以无泉,石不可以无苔,水不可以无藻,乔木不可以无藤萝,人不可以无癖。”这一段排比句,以花、山、石、水、木为铺垫,最后归结到人不能没有一点爱好,笔法十分惊妙。“梅令人高,兰令人幽,菊令人野,莲令人淡,春海棠令人艳,牡丹令人豪,蕉与竹令人韵,秋海棠令人媚,松令人逸,桐令人清,柳令人感。”作者在这里写出了花木能移性的道理,也写出了对于这些花木品格的欣赏和仰慕之情。“因雪想;因花想美人;因酒想侠客;因月想好友;因山水想得意诗文。”如此雅境,读来如沐春风,心若梨花,真乃“文章是案头之山水,山水是案头之文章”。

  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典文学中,有一本以格言警句形式对人生的诸多问题进行解读,用幽静的态度去观察人生与自然的书,这就是清代文学家张潮的《幽梦影》。

  “春听鸟声,夏听蝉声,秋听虫声,冬听雪声,白昼听棋声,山中听松风声,水际听腪乃声,方不虚此生耳。”现代人在嘈杂的都市里生活得太久了,耳朵早已为俗世的喧哗所填满,但张潮却告诉我们:用耳朵听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。“傲骨不可无,傲心不可有。无傲骨则近于鄙夫,有傲心不得为君子。”这是作者的处世哲学,持身刚正,端方谦恭;既不傲人,也不媚人。“天下有一人知己,可以不恨。不独人也,物亦有之。如菊以渊明为知己;梅以和靖为知己;竹以子猷为知己;莲以濂溪为知己……”此段写出了人生知心朋友的重要性,与鲁迅先生的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同怀视之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(唐宝民)

  《幽梦影》全书由二百多段格言组成,没有人物,也没有情节,也不讲究系统逻辑,但读来一点都不感觉枯燥乏味。细细品读,浓缩的智慧镶嵌在清淡美丽的文字中,让人拍案叫绝。